首页 --> 新闻发布 -->正文
杨晨:政变之后土耳其的国内形势及外交走向何方?

创建日期 2016/7/28 鑫均   浏览次数  561 返回    
字号:   
 

2016年7月15日晚土耳其爆发军事政变,经过短暂时间后土耳其政府宣布局势得到控制。土耳其政府继平叛之后立即对军队和政法系统开展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清洗运动,先后在2天内逮捕了2839名军警官兵,2000余名法院和检察院系统官员。19日总理府对257人进行身份调查,土耳其高等教育委员会宣布解除全国1557名学院负责人职务,对15200名教师进行暂时停职审查,吊销21000名私立学校教师执照。土耳其国家情报局解除100名涉嫌参与政变人员职务。家庭社会部解职393人。国立TRT电视台257人被调查。20日深夜,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自21日起,全国进入持续3个月的紧急状态。埃尔多安表示,此举将更快速、有效地对国家民主面临的威胁做出反应。

此次政变后,土耳其民众连续多天举行“民主游行”,7月24日多个党派民众在伊斯坦布尔的地标性建筑——塔克西姆广场(Taksim Square)集会抗议政变,将广场变为“一片红色的海洋”。遥想2013年7月,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正发党政府、反埃尔多安的“加齐公园”(Gezi Park)抗议事件也在该广场上演。两相对比,埃尔多安的形象在短短的三年间得到了极大的扭转,从“独裁者”变为“英雄”,连一贯反对埃尔多安的反对党都放弃了以往的成见,可见这次政变确实给土耳其的国家根本利益造成了伤害,给民众也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这也是此次政变与以往历次政变最根本的区别所在。

由此再看政变之后的种种措施,其实并不意味着埃尔多安在土耳其实施“高压”或“恐怖”统治,也不意味着土耳其社会和民众对埃尔多安政府充满怨恨,相反,埃尔多安得到了绝大多数土耳其反对党、民众和社会的支持。根据美国皮尤中心的调查结果,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土耳其在反美的国家中一直排第一,反美率达到90%。因此,埃尔多安这次跟美国叫板是大得人心,而反对党中的民族行动党、爱国党等也都公开力挺埃尔多安。

关于此次未遂政变的相关问题

1.此次政变是埃尔多安自导自演的吗?

从政变前土耳其的政治和经济发展情况、以及埃尔多安个人在土政坛纵横捭阖的手段来看,埃尔多安缺少这样的动机。从历史上来看,政变之前的情况大多都是经济凋敝、政府无力解决问题、街头暴力丛生,这使得土耳其民众对军队发动政变,稳定国家局势抱有欢迎的态度。因此,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如果此次政变是埃尔多安自导自演的,那么付出的成本也就太高了,等于是赌上了自己的政治生涯。尽管自从2013年以来,土耳其的政治局势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但是军队直接动用武力颠覆民选政府的举动,这从1980年土耳其政变后就未曾出现过。

2.此次政变的性质

此次政变在发生前、过程中和爆发后都出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件。第一,7月13日法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宣布,出于“安全考虑”,暂时关闭大使馆和法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同时取消原定于14日举行的法国国庆招待会。第二,政变爆发之时恰逢美国国务卿克里访问莫斯科,但克里改变了与俄罗斯外长会谈的行程,返回到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长达6个小时,直至土耳其政变爆发后才现身并发表看法。第三,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在土耳其政变爆发数小时之前将此事告知了埃尔多安。第四,7月15日晚政变发生过程中,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拒绝飞机降落,并请求德国政治庇护,但遭到拒绝。第五,土耳其政府在7月16日宣布控制局势后,美国政府就表示将暂停一切飞往土耳其的航班,土耳其政府也因为安全原因暂时切断了美军在土耳其的军事基地——英吉利克空军基地的电力供应。

从这一连串事件的爆发可以看出,俄罗斯对此次政变早已知晓,那么对于土耳其的美国盟友来说,这应该也不是一个秘密。对于此次政变后面的幕后黑手,埃尔多安在政变后第一时间指认居住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法图拉?居兰(Fethullah Gülen)。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指出,“任何国家如果为他撑腰,就不是土耳其的朋友,而是在于土耳其打一场严重的战争”。土耳其劳动部长索伊卢(Süleyman Soylu)直言美国政府支持了此次政变。土耳其爱国党更是表明态度,认为此次政变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以及其他美国机构共同做出决策、由“居兰运动”组织负责执行的一次政变,其目的不仅仅是建立新的政府(new government),更重要的是建立新的政治制度(new regime),一旦政变成功,居兰运动渗透入军队中的高级军官将会建立军政府。

3.为何美国要发动或者默认此次政变的发生?

美国对于埃尔多安越来越不满,尤其是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支持叙利亚的“库尔德民主同盟”(PYD),利用PYD作为反对阿萨德政权的主要力量。土耳其则坚决反对和打击“库尔德民主同盟”,因为他们与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PKK)相互支持。库尔德问题涉及土耳其国家和民族的核心利益,是不可能进行交换的,也是不能妥协的。埃尔多安之所以引起美国的不满,主要在于土耳其自2015年7月24日起对库尔德工人党的武装打击。

4.为何是由“居兰运动”发起的这场政变?

“居兰运动”是由美国支持的伊斯兰运动,其宗教领袖法图拉?居兰现居住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1999年之所以能够安全到达美国也是由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协助,而之后“居兰运动”能够在全球上百个国家开设众多学校也引发了对其背后势力的猜想。

其实埃尔多安本人最开始上台时也是得到了美国的默许和支持。2001年7月4日,埃尔多安受到特别邀请在美国独立日访美,并且与包括中央情报局下属国家情报委员会副主任格雷厄姆?富勒(Graham E. Fuller)和犹太游说集团在内的重要人物会面。一个月之后,也就是2001年8月正发党正式建立。2002年11月,正发党赢得议会选举。2003年3月,当时虽然担任正发党主席,但却还未有从政资格(1998年4月被判10个月监禁和5年内不能从政)的埃尔多安访美,获得了准国家领导人的接待规格。2003年3月1日,虽然正发党的大多数议员都遵循埃尔多安的号令支持与美国达成协议,但大国民议会仍然否决了美国从土耳其进入伊拉克战场的计划。

埃尔多安的上台以及权力的加固给“居兰运动”的蓬勃发展带来了机遇,两者是一种合作的关系,不然无法理解是“居兰运动”而不是土耳其政府在全球上百个国家建立如此庞大的学校网络。不过随着埃尔多安与美国矛盾的加剧,美国觉得无法再对埃尔多安施压,于是开始利用“居兰运动”以打击埃尔多安。本质上,具有宗教底色的居兰和埃尔多安都是美国可资利用以颠覆土耳其世俗政权的工具。

5.“居兰运动”何以能够渗透入军队之中?

这要从正发党的建立谈起,2002年正发党在建立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迅速掌权,这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从成员成分上说,正发党是由内杰梅丁?埃尔巴坎(Necmettin Erbakan)领导的“民族观念运动”(Milli Görü? Hareketi)中的少壮派和“居兰运动”的支持者组成,之所以成功也是利用了“民族观念运动”在地方的组织以及“居兰运动”的网络,但更重要的是埃尔多安曾经对美国承诺过一旦执政将会对美国的“库尔德计划”计划提供某种支持,当然这也不妨碍他有自己的伊斯兰议程(Islamic Agenda)。其实,土耳其伊斯兰主义者对库尔德人的态度是怀有宗教般的热情,他们并不像凯末尔主义者一样与库尔德人具有族裔上的偏见。例如,为了解决库尔德认同者的政治诉求,埃尔巴坎领导的繁荣党不断强调伊斯兰兄弟之谊的主题。繁荣党有两句著名的格言,一是“国家和民族的接合”(the coalescence of state and nation),二是“六千万人的兄弟情谊”(60 million are brothers of one another)。20世纪80年代上台的图尔古特?厄扎尔(Turgut Özal)也主张同库尔德人和解。

上台后的埃尔多安如何履行承诺呢,如何说服民众呢?埃尔多安一步步地采取措施,推动库尔德民族和解,这符合美国的预期。不过,在库尔德问题上,土耳其军方是反对国家分裂的坚定力量。那么埃尔多安又如何来制衡军方的力量呢?只有慢慢渗透军队才可行。2007年,阿卜杜拉?居尔(Abdullah Gül)当选总统,埃尔多安也成为总理。在度过了在第一任期的“合法性危机”后,正发党开始进行反对军方的行动,并且成功地通过“埃尔盖内孔”(Ergenekon)事件和“大锤”(Balyoz)事件打击了军方的力量。从2007年到2010年,300名持世俗立场的高级军官被从军队中踢出来,而这些重要职位只能由“居兰运动”的追随者接任,而这应该是埃尔多安授权或者任命的(当时居兰和埃尔多安还是盟友)。从2010年开始,“居兰运动”的支持者在军队的关键职位上站稳了脚跟。

6.美国支持这场政变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

美国在中东的主要目标是确保以色列的生存、同时图谋建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以此美国才能深度介入中东事务,不过“库尔德斯坦国”的建立需要土耳其的分裂,当然还有与库尔德人息息相关的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三个国家的分裂。图尔古特?厄扎尔曾是美国推行“库尔德斯坦国”计划的一部分。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当时的厄扎尔政府对美国表示支持,但是军方对此进行反抗,并借机将厄扎尔赶下台。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也是基于同样的目的,而正发党是计划的一部分。

7.美国对埃尔多安的态度

1991年,美国与土耳其中间党派(如真道党、祖国党等)的关系出现裂痕,这被埃尔巴坎和埃尔多安利用。1994年,埃尔多安成为伊斯坦布尔市市长。1996年,埃尔巴坎成为土耳其总理。不过,经过1997年“二二八政变”之后,埃尔巴坎被迫辞职,当时的繁荣党遭到取缔,以建立伊斯兰政党为己任的“民族观念运动”也走向分裂,正是在此时埃尔多安开始公开挑战埃尔巴坎的权威,逐渐宣布脱离“民族观念运动”并最终在2001年建立正发党。2002年,埃尔多安的上台也是与美国的支持分不开的。不过,随着埃尔多安权力的加固,美国对埃尔多安逐渐表现出不满,其中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埃尔多安执政时期的库尔德政策没有让美国感到满意。

2013年,塔克西姆广场的抗议在全国共有700万人参与,都是为了反对埃尔多安,这使得埃尔多安认识到“居兰运动”是美国用来反对他的工具,开始明白是要做出改变的时候了。2013年12月17日,有关埃尔多安内阁成员的腐败案爆发,其中埃尔多安的儿子被广大民众所诟病,这是因为在埃尔多安的庇护下,他建立了类似兄弟会的商业团体,凡是与埃尔多安有关以及支持埃尔多安的商人都获得牟利的机会。实际上,土耳其民众也明白此次腐败案的目标并不在于腐败案本身,而是在于埃尔多安。埃尔多安与居兰都是美国用来削弱国家利益(世俗化道路)的两个工具,如果说2013年“居兰运动”和埃尔多安的斗争还处于开始阶段,2015年“居兰运动”则对埃尔多安进行完全的、公开的反对,而此次政变的爆发则是“居兰运动”与埃尔多安之间的生死斗争。

在这次政变中,议会大楼被炸、普通公民无辜被害,这引发了民众的强烈愤怒,也夯实了埃尔多安进行所谓“清洗”的合法性。在过去的15年,共和人民党(CHP)、民族行动党(MHP)等反对党希望联合建立一个大政党以制衡正发党的“选举霸权”。但此次政变的爆发使得每一个人都变成了反居兰运动者,埃尔多安的形象和声誉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因为在民众看来,他是为捍卫国家利益而战。

土耳其未来的外交走向及中土关系

1.土俄关系将进一步走近

首先,政变之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寻求国内爱国党的帮助,为改善同俄罗斯的关系探路。之后,土耳其邀请普京的代表与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会面,商讨两国关系正常化的条件。其中,俄罗斯方面提出的要求是土耳其必须正式道歉,埃尔多安表示接受,并在6月27日向俄总统普京致道歉信。其次,在政变之前,北约华沙峰会于7月8日召开,俄罗斯成为众矢之的,被视为北约的首要敌人,但是作为北约重要力量的土耳其却致力于与俄罗斯恢复关系,这引发了北约的不满。再次,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早于埃尔多安知道这次政变,并及时通知了埃尔多安,这说明土耳其与俄罗斯之间具有良好的沟通渠道。最后,土耳其改善与俄罗斯关系的出发点还是要共同致力于解决地区问题。2015年11月土耳其击落俄罗斯军机事件后,俄罗斯宣布支持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这可谓打到了土耳其的“软肋”上。可以预料的是,俄土关系的进一步走近将会缓和阿萨德政权的压力,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叙利亚就会重新被阿萨德掌控。

2.土耳其与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也要改善关系

2016年7月14日,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称土耳其将与叙利亚恢复正常关系,认为“为了反恐事业的成功,我们需要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稳定。正如我们恢复了与以色列和俄罗斯的关系一样,我确信也应该缓和与叙利亚的关系”。此外,土耳其还准备向埃及派出代表团。自2010年以来,土耳其的外交政策迅速调转,“与邻国零问题”政策也变成了“与邻国全问题”政策,而外交政策的失误也加剧了国内的动荡。此次政变后,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将会再次调转,谋划与俄罗斯、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改善关系,共同解决地区问题。

3.随着土耳其周边邻国政策的改变,土中关系也将进一步改善

为了获取与美国斗争的更大砝码,埃尔多安在致力于改善与俄罗斯、以色列、叙利亚、伊朗、埃及等国关系的同时,也会致力于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埃尔多安目前国内声望正隆,宣布国家进入了为期三个月的紧急状态,说明土国内局势仍然是可控的,届时应会参加9月4日-5日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这对于中土关系进一步发展是个难得的机遇。

美国对于法图拉?居兰本人的安排会是什么?

“居兰运动”的领袖是流亡美国的土耳其著名宗教意见领袖居兰。“居兰运动”是全世界最大的伊斯兰运动组织,有500万信众,其影响从土耳其一直延伸到中亚。“居兰运动”掌控了土耳其最大的企业集团和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在土耳其政府各部门都有平行组织,尤其在情报、反恐、警察、检察、司法等系统中势力庞大。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居兰运动”的领导者居兰和“民族观念运动”的领导者埃尔巴坎是同一时代的人,两者都是伊斯兰运动的领袖级人物,只不过“居兰运动”主张的是“公民伊斯兰”的理念,希望通过控制教育和媒体而直接促使个人和社会向伊斯兰化转变,而“民族观念运动”主张的则是“政治伊斯兰”的理念,希望通过建立伊斯兰政党而直接掌权,进而控制国家的政治走向,不过这两股运动为争取保守的穆斯林民众的支持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埃尔多安正是在与“民族观念运动”决裂、进而拥抱“居兰运动”后才得以上台的,然而作为社会组织的“居兰运动”在此次政变中试图颠覆具有合法性的正发党政府,这就注定了该组织的必然失败。

此次政变之后,土耳其和美国关系将会变得更为紧张。土耳其政府已经认定居兰是此次政变的幕后者,要求美国引渡居兰。不过,根据美国法律,美国肯定不会将居兰引渡回国,基于此土耳其和美国的关系将会出现较大的波澜。土美双方对居兰的引渡问题将会维持较长的时间,最有可能的解决方案是居兰迁往第三国,例如加拿大等。

版权所有 © 上海大学    沪ICP备09014157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上大路99号(周边交通)   邮编:200444   电话查询
技术支持:上海大学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