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发布 -->正文
郭长刚:土耳其大选之后将何去何从?

创建日期 2015-6-19    浏览次数  706 返回    
字号:   
 

2015年06月18日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郭长刚教授在《新民晚报》发表评论文章《土耳其大选之后将何去何从?》(见《新民晚报》2015年06月18日第B2版),全文如下:


土耳其新一届国民议会选举近日结束。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只得到约41%的选票,虽仍为议会最大党,但未成为选票超半数的议会独大党,而库尔德人的人民民主党得票13%,首次突破10%的“门槛”。那么,正发党得票为何没能超过半数?土耳其会不会就此走出埃尔多安时代?本版编辑特请专家做详细解读。

多重因素凸显正发党弱点   一党单独执政已成为历史

问:在连续执政13年后,正发党为何在议会选举中得票没能过半数?库尔德人的人民民主党为何能首次突破10%的“门槛”?

答:在201567日进行的土耳其议会选举中,目前的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获得40.87%的选票,取得全部550个议会议席中的258个,但由于未能达到超过全部议席半数的276个,将无法单独组阁,这标志着正发党连续13年一党单独执政的历史走向终结。

导致这一局面的最大因素是持“库尔德民族主义”的人民民主党(HDP)。根据规定,一个政党要进入议会,其门槛是要在全国获得10%以上的选票,如果低于10%,则不能进入议会,其选票将被分配给竞选中排名第一的政党,使得竞选胜利的政党取得额外的红利席次。不过,10%的议会门槛对于独立候选人并不适用。所谓独立候选人,是指以个人名义申请成为议员的个人。土耳其政坛上的一些小党派为了获得影响力,通常都会提名一些独立候选人参与议会选举,从而避开10%的议会门槛。

人民民主党此前也都是以独立候选人的形式参与选举的,因为他们担心10%的 选票门槛从而失去在议会中的发言权。那么,这次他们又是从哪里来的底气,敢于以独立政党的名义参与竞选呢?要知道,正是人民民主党以政党的名义参加了选 举,把本来投给正发党的票都给抢走了。可以设想,一定是人民民主党发现了正发党的某些弱点,感到机会来临,才冒险“赌”一把。现推测分析如下:

首先,是埃尔多安总统本人的因素。尽管埃尔多安已身为总统,按法律他应超然于所有党派之外,但他却在选举之前以总统名义多次组织集会,号召民众支持正发党一党组阁,为总统制造势,并且在集会中对其他政党进行批评,超越了总统的权利。

第二,经济因素。正发党的稳定执政与埃尔多安的成功,与土耳其良好的经济形势密切相关。土耳其目前是世界第16大经济体,但经济的发展似乎已不再是土耳其的一个明显优势。2013年甚至可以看作土耳其经济发展的分水岭。在艰难度过2013年的社会及政治危机之后,土耳其经济在2014年发展缓慢,GDP增长率仅为2.8%。很多人认为,正发党已无法解决经济增长乏力问题了。

第三,政治格局变化。在此次大选中,共和人民党(CHP)、民族行动党(MHP)的选举策略都是反“正发党”、反“埃尔多安”。

第四,人民民主党的自身因素。去年总统选举时,当时人民民主党的主席就获得了9.8%的选票,这给了该党很大的鼓舞;同样在去年,当伊斯兰国(IS) 攻打库尔德人居住的科巴尼期间,埃尔多安政府拒绝出兵救援,激怒了一大批库尔德人,造成库尔德和解进程的中止,人民民主党自认为会获得库尔德人的全力支 持;另外,人民民主党的竞选纲领上提出了对其他少数民族权利、同性恋者、女性权利等进行保障的主张,有助于获得这些传统的“社会边缘群体”的支持。

总之,我们不能把正发党的“失势”与其所持的“保守主义”立场附会在一起,认为正发党的长期执政造成了土耳其政治和社会的保守化,引发了大量世俗主义民众的不满。其实,世俗主义力量在土耳其并不占绝大多数,不然,持“世俗主义”立场的共和人民党早就执政了。

库尔德政党首次进入议会   影响土耳其政局未来走向

问:正发党有无可能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如果不行,有无重新选举的可能性?

答:此次选举产生了“悬置议会”,即进入议会的四个政党均未能获得议会席位的绝对多数276席,因而各党都无法单独组阁。这样,正发党就面临或者与其他政党建立联合政府,或者组成少数党政府,或者提前进行选举,或者自己出局,由其他三个政党组成联合政府的多重选择。具体来看,土耳其政局在未来有如下几种可能(顺序按照可能性大小排列)。

第一,正发党与其他三个进入议会的反对党中的任何一个建立联合政府,即正发党和共和人民党联合政府(AKP+CHP)、正发党和民族行动党联合政府(AKP+MHP)、正发党和人民民主党联合政府(AKP+HDP)。自2002年 正发党执政以来,作为世俗主义坚定捍卫者的共和人民党就一直质疑其与伊斯兰主义的密切关系,对于正发党主政下的政策表示不满,因此,它们之间几乎没有联合 的可能。民族行动党被视为正发党最有可能的合作伙伴,曾经在以往的选举中对正发党表示过支持,但在这次选举前对正发党和埃尔多安进行过严厉批评,因而建立 联合政府的可能性仍然不太确定。人民民主党在以往的多次选举中大多支持正发党,但由于库尔德和解进程的中止,以及选民对它的支持更多缘于对正发党和埃尔多 安的反感,这又使得它和正发党建立联合政府会面临众多障碍。

第二,正发党建立少数党政府。由于正发党仅获得了258个议席,距离议会中的多数276个议席尚差18个议席,它可以自己组成少数党政府,但前提是必须获得反对党中的最低18个议员的支持。

第三,提前举行议会选举。一旦联合政府未能建立,或者少数党政府在45天之内未能赢得信任票,总统埃尔多安即可宣布提前进行议会选举。

第四,共和人民党、民族行动党和人民民主党建立联合政府,正发党被排斥在外,成为最大的反对党。这应是正发党所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无 论土耳其政府最终的组合形式是什么,对人民民主党来说都是一种胜利,对接下来的土耳其政局走向都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事实上成为土耳其共和国历史 上第一个进入议会的库尔德政党,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库尔德政治的合法性得到确认。如果人民民主党能够顺利进入联合政府,那么其意义将足以媲美1973年民族救赎党取得的历史意义。在1973年的议会选举中,共和人民党获得185个议席,民族救赎党获得48个议席,虽然两党的意识形态截然不同,但最终两党仍然建立了联合政府,标志着政治伊斯兰在土耳其政坛的登场。

埃尔多安力推实行总统制   “强人政治”引起选民警惕

问: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为何力主将议会制改成总统制?土耳其是否存在“强人政治”的现象?本次选举结果,会不会导致土耳其走出埃尔多安时代?

答: 埃尔多安想推动土耳其实行总统制,推行“强人政治”,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恐怕也是正发党此次丢失选票的最为重要的原因之一。埃尔多安的“强人政 治”野心已是路人皆知,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惕,甚至招致很多人的反感。但说土耳其由此将“走出埃尔多安时代”恐怕为时尚早。

首先,如果正发党接下来能够顺利完成组阁,埃尔多安将仍然可能会在正发党幕后操纵,那么他的时代非但没有结束,而是仍将持续下去。

其次,这次选举是埃尔多安辞去正发党主席之后所经历的第一次选举,从土耳其政党历史看,一旦政党的主席辞职后,这个政党的凝聚力和吸引力都会有所减小,甚至从此一蹶不振或分崩离析。相比较而言,正发党在埃尔多安离开后仍能取得40%以上的选票,足以说明其全国影响力。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关注正发党的社会政治理念。正发党拒绝承认是“宗教政党”,摒弃意识形态标签,采取“保守自由”原则,在世俗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之间寻求平衡,结果不仅于2002年获得执政权,而且一直连续执政至今,其所代表的土耳其社会政治发展理念的人心向背由此可见一斑。

土耳其致力成为“中枢国家”   在向西与向东之间寻求平衡

问:土耳其政局的变化,对中土关系产生什么影响?会不会影响“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

答:正发党连续十几年的执政以及此次超过40%的 得票率,说明其在国内执行的介于西化世俗主义与传统伊斯兰主义之间的平衡路线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在对外关系方面,正发党同样追求平衡战略,即“向西” (欧化或西化)与“向东”(地区化)之间的平衡,摈弃依赖于西方的“边缘国家”地位,而致力于成为有重要地区影响力的“中枢国家”。但土耳其的经济实力不 济,尽管它已是世界第16大经济体,要真正实现其“中枢国家”的“土耳其梦”,不论接下来的政府怎么组成,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建立密切的双边关系当然是至关重要的。

就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而言(且不说反恐合作及土耳其作为北约成员国等的其他战略考量),在与中东地区国家的战略合作中,我们必须对影响这一地区的三大传统帝国遗产进行充分评估,即传统的波斯帝国遗产(伊朗)、阿拉伯帝国遗产(阿拉伯)和奥斯曼帝国遗产(土耳其)。2014年,中土贸易总量约为277.4亿美元,比2013年度下降2.1%,仅占当年中国对外贸易总量的0.6%,因此,我们应该从更为多元的视角思考和建构中土关系。


版权所有 © 上海大学    沪ICP备09014157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上大路99号(周边交通)   邮编:200444   电话查询
技术支持:上海大学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我们